• 正文
  • 评价
  • 朱复戡

    朱复戡(1900—1989)是近代杰出的金石书画家,早年曾求学于南洋公学,后留学法国。他在几岁的时候就能写擘窠大字,并被吴昌硕称为“小畏友”,所以早早成名于海上艺坛。

    朱复戡书法

    有件事可以为其早慧佐证:朱复戡先生25岁时便由商务印书馆为其刊行《静盦印集》,印集有吴昌硕题写的扉页,题签则是由罗振玉操刀。

    张大千、邓散木当时已名气渐起,当他们看到这本印集,被书中印作震惊,便道出打听朱义方(当时朱复戡的名字)是谁,想要拜师。当得知朱复戡只是一个小年轻时,更为震惊。虽然最终拜师一事未能成行,但艺坛却留下了这一佳话。

    孙晓云记朱复戡治印

    朱复戡先生本就是上海世家子弟,家庭中书香世代相传。现在的中国书协副主席孙晓云,就是朱复戡先生的外孙女。孙晓云的书法启蒙于母亲与舅父,由此看自然与朱复戡先生家庭熏陶关系甚大。朱复戡曾为孙晓云刻过一方姓名印,孙晓云至今仍在使用。

    梳理朱复戡先生的书法历程可以发现,先生长期浸淫篆隶草诸书体,以篆入草,别开生面。又值清代中期金石碑版之学大兴之后,在魏碑方面下了很大功夫,所作篆草楷诸书体坚持走自己的路,碑帖兼重,兼收并蓄,取精用宏。

    朱复戡书法

    朱复戡的书法先从沈曾植和吴昌硕人手,间学明代四家,直至晚岁依然作过“明末三家黄道周、倪元璐、王铎,雄浑古穆,当胜唐宋八家”的跋语。

    中年之后,先生致力于晋人巨迹,潜心认真地研究,于《十七帖》和丛帖中的张芝及“二王”作品下过多年深层次的研习功夫。50岁前后写了大量的论述题跋,是他中年时代的代表作品。平生重视书札,执笔写信也各具特征。

    朱复戡书法

    先生说过:“较之羲之、献之,我比他们多活了几十年,应该写得更好。”又一则跋语写道:“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,然我则今日之是亦即他日之非。于戏乎,难矣哉。”

    在变法中升华,在不断否定自我中提高。一面充满自信,一面又淡泊名利,不求虚声。同时孜孜以求,攀登峰巅。即便在生活和工作条件极其艰难 窘迫之时,依然精心思考,执着研究,不断探讨升华。

    朱复戡书法

    朱先生以天马行空之力,与时俱进,以“欲登造极学到老”的精神,孜孜一生。他80余年的艺术生涯,是以不断改变艺术语言,探求表现形式完美的升华历程,是一再变法、层层出新的历程。

    朱复戡先生创作侧重于篆书和行草,但也重视楷书,尤其喜爱魏碑,于“二爨”、《龙门造像》《张猛龙碑》等都曾致力研摹。暮年作楷,体式多变,气势磅礴,个性独出,别具新意。朱先生隶书,尝写汉碑与汉简二体,尤喜《流沙坠简》,以其气势开张,恣肆纵横,展现独特的书法风格。

    朱复戡书法

    先生于金文、章草、汉隶,魏楷等,亦好拟古创作。看似临古,其实已远非单纯的 临摹,而是以碑版文字作素材为我所用,变形式,尤重气韵神采,形神兼备,个性独出,自成面目。这类拟古的书法作品,意蕴深厚,堪称典范。

    先生晚期作品,金石气象浓郁,雄浑茂穆,气派宏大,变化万端,雄强刚健,富于阳刚之气。于此,既是有意追求,也缘于天生的傲骨。他的书法以铁划银钩的线条写出自我,化出铮铮铁骨,化出百折不挠、巍然屹立的高大形象。

    朱复戡书法

    在朱先生的作品里,有种高与云齐之势,雄强高迈,豪爽奔放;又有一种与历史等观的气势回荡着。昂头天外,不傍依古人,也不游弋于今人,令人无不慑服他独步往还的力量。

    朱复裁先生是一位承前启后的金石、诗、书、画、印俱精绝的大师,是继往开来的集大成者,是金石学兴起以后成就最为卓著的一家,以他大量杰出的金石诗书画印作品,铸就了身后的丰碑。

    朱复戡书法

    经营:镜画、镜框、镜子、书画装裱、零售、服务.
    三亚海晨书画 » 孙晓云的外公多厉害?一位卓越的书法家,25岁差点成张大千老师

    发表评论